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> 交易信息

花百万修缮古建筑换30年使用权—真有人愿意干这事
发布时间:2021-02-03     打印

花百万修缮古建筑换30年使用权

真有人愿意干这事

 

金华市金东区澧浦镇澧浦村有一栋清代的民居,叫植槐堂。据说是清朝中期建造的,雕梁画栋,古色古香,它也是金东区的文保点。

但因为年久失修,曾经精美大气的植槐堂如今破败不堪。共同拥有这栋房子产权的7户人家,都想好好保留祖宗留下来的遗产。可一估算,维修需要近百万元。找文物部门,回复说“谁使用,谁维修”。

出不起钱,几家人想了个办法,发出“英雄榜”:谁帮我们修好房子,给他30年使用权。但是,根据文保部门的要求,房子修好后,不能用于经营。

没想到,近日还真有人找上门来,称愿意出钱帮忙维修古宅。

清代豪宅规模宏大

木雕精美、气派

植槐堂位于澧浦村村中间,面积有356.7平方米。房子坐南朝北,前后三进三开间两天井,左右厢房各十间,正厅与厢房用走廊隔开。

3月11日下午,记者来到这里。整座房子气势恢弘,结构保存完整。大厅内的砖雕门面有2层楼高,厅中间立着8根又粗又高的木柱,屋檐下的牛腿和冬瓜梁雕刻精美。连天井两侧,都装着石雕的隔窗,很是气派。可以想象当年这座房子,是怎样的富丽堂皇。

64岁的王志启,是7位户主之一。王志启说,他的祖上当过大官,于是有了这栋房子。“我十几岁的时候就住在里面了,三四个小孩经常绕着正厅的大柱子玩游戏。那时候,柱子很光亮,手掌一擦,还会有响声。”

87岁的胡小芝现在还住在里面。胡奶奶说,当年植槐堂曾辉煌一时,“很有钱,雇了很多佣人,还有管账房的。”

浙师大人文学院中国史硕士生导师龚剑锋说,金华的王氏大多是北宋初年王槐的后裔,他是从义乌凤林迁过来的。王氏祖上有个叫王佑的,是北宋丞相王旦之父,为勉励子孙立志求进,以槐树象征渊博的学问和崇高的地位,便在庭院中手植三株槐树。这也许就是澧浦植槐堂名字的由来。

如今房子破败不堪

100多万元维修费却没着落

再好的房子也是需要保养的。因为年久失修,植槐堂的走廊上随处散落着一些旧石板和石墩,屋檐已经破旧不堪,很多位置都有了缺口。一些精致的牛腿也因为年代久远,自动脱落了。

屋内到处堆放着建筑垃圾。“都是屋顶和房梁上掉下来的”,胡奶奶指着自己的头顶说。

很长一段时间,只要碰上下雨天,胡奶奶的心就打颤。“嘣嘣嘣,也不知道什么东西从屋顶掉下来。怪吓人的。”胡奶奶说,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,满地的碎瓦和旧木。

包括胡奶奶在内,现在植槐堂还住着三位老人。“再不修,恐怕熬不过去了。”王志启担心,万一房子哪天倒了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就这样,王志启担起了牵头的担子,召集7房堂兄弟,修缮祖屋。可请人大致一估算,完全修好要花费要近百万元。

“一听费用,大家都吓傻了。”后来,王志启又找到文物部门,却得到了“谁使用,谁维修”的答复。

“我们修祖屋,也不图什么,就是想保护文物,让子孙后辈们以后能看看,不想让老祖宗的遗产毁在我们这一辈手里。”王志启说。

几经商量,几家人决定另辟蹊径,贴公告,吸收民间资金,邀请热心人士出资修房子。作为回报,房子修复后,给投资者占有、使用30年。

“再怎么说,也比房子倒掉好。”王启志的堂弟王建忠说。

文保部门称这种做法可行

但明确房子不能用于经营

那么,作为文保点,王志启他们的这种做法可行么?

澧浦镇澧浦办事处主任陈兴福介绍说,事实上,早在去年年底,王志启就找到他,想把植槐堂的所有权转给澧浦村村集体,让村集体来修缮。可由于种种原因,一直都没有落实。

“村集体资金和私人资金有困难,他们想出这个办法,是可行的。”陈兴福说,他建议王志启他们再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,“修缮要多少钱,投资者能从中获益多少,简单估算之后,再确定给出多少年的使用权。”

陈兴福也表示,有使用权,但并不代表能随意使用。修缮好之后,7户户主要向使用者开出一定的条件。“老房子的安全方面,尤其是消防安全一定要做好;毕竟房子在村中间,不能产生太大的噪音;周边的环境卫生也要有所保障。”

另外,记者从金东区文化与文物监察大队大队长黄亮那了解到,文物保护局有明文规定,“谁使用,谁维修”,但出于文物保护的需要,也会有一部分补助资金,不过一年总共只有20万元,而金东区文保点却有161个。黄亮也赞同村民的这一做法,但同时他也提醒,使用权可以给,但文保点是不能用来经营的。

金华民间古建筑爱好者揭榜

为了那份将要消失的乡愁

没想到,植槐堂几户产权人联合发出的、被媒体称为“招赘令”的公告,还真招来了有心人。

3月11日,记者在现场看到,房子的修缮工程已经动工了。

在植槐堂正门口,贴着一张横幅,上面写着:文化遗产不可再生,抢救保护刻不容缓。走进正门,几块警示牌非常显眼:施工现场,严禁入内。

大厅内堆满了从屋顶取下来的废旧瓦片,屋顶用篷布盖着挡雨,也避免雨水侵蚀椽木。大堂四周布满了脚手架和竹梯,趁天晴,现场有师傅还在赶着抢修。

王志启作为七户房主之一,也在修缮的队伍当中。

“植槐堂确实已经开始修了。”王志启笑着对记者说,揭榜的是一位金华民间古建筑爱好者,他不愿意透露自己过多的个人信息,只知道姓陈,也是澧浦镇人。

随后,记者找到了陈先生。因为平时对金华古建筑的关注,再加上是自己的老家,对植槐堂的现状陈先生早有耳闻。

“植槐堂在婺派建筑里非常具有代表性,周边像这样的古房很少了。”谈起揭榜修缮植槐堂的初衷,陈先生用了“乡愁”两个字。

“保护古建筑就是保护古村落,老房子一间间倒了,还到哪里去找乡愁?”陈先生说。

看到房子的主人贴出英雄榜,陈先生找上门,提出凭一己之力,修缮植槐堂,两方不谋而合。

“倒不是看中这30年的使用权,倒掉了实在是可惜。”如果能修好,陈先生的打算是,在这里开一个文化展览馆或者老年活动室。

修复的困难程度远超想象

出资人希望有更多人加入

不过,现在比较麻烦的是,植槐堂腐烂的程度,超守当初的估计。

“梁、檩条,很多都已经腐烂掉了,几根支撑柱也斜了。”王志启指着房梁感叹,破损太严重,修起来是一个大工程。经过再次估算,将这栋房子修复如初,费用会远超当初设想的100万元。

前期修缮的人工费一直由陈先生在出,但他与7户主人还未签订正式的合同。这个新的变化,让陈先生有些犯难。

“资金压力确实有点大,虽然之前也有考虑,但真做起来好像有点力不从心。修缮的时间也可能会延长。”陈先生说。现在最担心的,除了资金,就是植槐堂能否经得住这么长时间的修缮时间。如果修到半途,房子塌了,怎么办?

陈先生希望,这件事能得到当地有关部门的关注,大家一起努力,做好对这处古宅的抢救性修缮工作。

“如果有其他民间资金愿意加入,那就最好了。”陈先生说。